欢读小说网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淳风记之天地无疆 > 锦鲤抄 锦鲤抄一 金鲤报喜

淳风记之天地无疆 锦鲤抄 锦鲤抄一 金鲤报喜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淳风记之天地无疆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燕府的大门外,鼓乐仪仗的声音传遍四邻八舍,只因燕家大公子燕彰高中状元,所以燕家老爷燕清远决定宴请亲朋四邻,以表寸心。由于燕家的口碑在映波镇一向很好,镇上街坊四邻也就都给燕老爷面子,所以燕家上下,此时好不热闹。

不过这种场面忙坏的却是燕府的一众下人们,大早上就开始为宴席准备各种采买不说,抵进中午时,更是忙得不亦乐乎,好在燕家一贯善待下人,众人心里跟着高兴,也就没有什么怨言。

萧灼作为燕府的表少爷,本不用忙碌什么,而且这种场面他也见得多了,并没有多大兴趣。只是前来贺喜的人,除了各府的家主,还有各府的公子,而他表哥燕彰如今高中状元,身份自然就不一样了,虽然这些公子都是燕彰的旧交,但今天,燕彰主要应酬的还是各府家主。可是燕府又并无二子应酬这些公子,燕清远也就只好委托他这个侍郎之子,帮忙接待这些公子了。

“各位公子,今日府中太过忙碌,怠慢了各位,还望海涵!”萧灼快步走向几位聚在一起的年轻公子,一面施礼一面和他们客套着。他作为高官之子,对这些富家员外的公子本不用如此客气,只不过这些人,一来恐怕并不知道他的身份,二来他现在毕竟是在燕家为客,代燕家招待这几位公子,顾及到燕家颜面,还是就对他们客气一些,方不失主人之道。

“公子客气了,不知公子是燕家什么人,我等几位也算是本地久居之人,怎么不知这燕家还有个二公子啊?”一位青衫公子还礼问道,言语中表达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,但萧灼心里还是心领神会。

“这位公子所言甚是,燕家确实没有什么二公子,在下乃是燕家表亲萧灼,今日表兄金榜题名,不便在此招待诸位,是以才让萧灼来此陪奉各位,若是各位公子嫌弃,在下这就告辞,让管家来招待诸位便是!”萧灼说到这里,也不施礼,转身就要离去。

“萧公子留步!留步!”身后几人中,一人匆忙追了上来拉住萧灼。

“萧公子啊!实在对不住,顾兄此次科举落第,心有郁结,切莫怪罪,在下崔珅,代顾兄向萧公子赔罪!”崔珅说完,连忙深施一礼,其他几人见此情景,也连忙跟着劝解。本来他们来燕家就是客人,燕彰不能来招待他们,他们心里也清楚很,燕家现在找个表少爷来陪他们,可以说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,要是真换管家来,他们可就更没面子了。而且他们早就听家中长辈提及,燕清远乃是京城某位萧氏高官的妹夫,而此时招待他们的人也姓萧,各中关系哪里还需要他们明说。

“崔兄客气了,既然诸位不嫌弃,不妨随萧灼去府中后院一览如何?那里备有书案文墨,各位也是满腹诗书之人,岂不胜过在此枯坐?”萧灼见几人服软,也就不再追究。

“如此甚好,有劳萧兄引路,我等就却之不恭了。”崔珅连忙道谢。他们几人早就听说燕家后院景色别致,一直想进去一饱眼福,可他们每次入府,燕彰从不带他们前去。他们也清楚,各府后院历来是家眷起居之所,外人进入多有不便,但若是有主人相邀,还是不失礼节的,无奈他们多次表示,却始终被拒之门外。现在萧灼却提出让他们到后院一览,无疑让他们惊讶万分,对萧灼这个表少爷的身份,也开始另眼相看。

一行人正走在回廊之上,萧灼远远的便看见老管家急匆匆的赶往前堂,连忙开口叫住他:“常伯!”

常伯见叫住他的人是萧灼,也赶紧停住脚步走了过来,待到跟前,连忙开口问道:“表少爷可有什么吩咐么?”

“常伯,你这手里提的是什么?姑父现在前堂招待客人,你这样过去怕是有些不妥,有些事我还能做主,先和我说说也无妨。”萧灼虽然嘴上这么说,却并没有急着去看老管家手里的东西。毕竟他只是表少爷,若是东西太过贵重,常伯也是可以不告诉他的。

“表少爷,您说这话不是折煞我老头子吗!您虽然是表少爷,可老爷和夫人都是把你当二公子看的啊!喏!这也不是什么不能看的东西,表少爷知道的,老爷说了,大少爷这次高中状元,那就是鲤鱼跃龙门,所以宴席上所有的鱼必须用鲤鱼,不过刚才下人们开膛时,却发现了一条金尾鲤鱼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让我拿去问问老爷。”老管家说着,掀开手中的瓷坛,果然里面正游荡着一条金尾鲤鱼,全身上下金光浮动,尤其是肚鳍之处,金光更甚,也难怪下人们不敢擅自杀害。

萧灼沉吟片刻,脑中回想着所有关于金尾鲤鱼的记载,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,只好低声吩咐老管家道:“常伯,这鲤鱼先放我这儿吧,横竖就是一条鱼,也不着急,你去前堂告诉姑父和大少爷一声就行了,先不要让其他人知道。”萧灼说完,从老管家手里接过瓷坛,继续带着几位公子继续赶往后院。

“萧兄,燕府园林果然名不虚传啊!今日得见,真是三生有幸啊!”

萧灼带着几个公子在后院游览了一圈,才带他们来到自己的院落,一路上诸人之间都认识的差不多了,也就不再客套,刚一落座,叶笙便忍不住赞叹一路见到的景致,也赢得其他人赞不绝口。

“萧兄,你这瓷坛里到底是何物,竟让萧兄一路不停的掀开来看?”崔珅虽然还在看景色,却也注意到萧灼一路上的奇怪之处,忍不住想上前瞧瞧。

“这个吗?癞蛤蟆!姑母近日身体抱恙,所用之药需一味药引,便是这只蛤蟆,我怕它在里面闷死,就时常给它透透气。崔兄要看吗?请!”萧灼说着,就要掀开坛盖儿递给崔珅。

“不不不!如此惊骇之物,萧兄还是留着自己欣赏吧!愚兄实在欣赏不来!”崔珅连连后退,看来对癞蛤蟆有着深深的畏惧。

“萧兄,好工笔啊!这些画作是你的手笔吗,妙笔丹青啊!”此时,另一个公子的话吸引了崔珅,萧灼记得,他的名字叫张淄。

崔珅连忙走了过去,再看看桌案上的画作,也不住的点头,虽然只是几处花鸟草木之作,但手法技艺确实精湛。

“萧兄这画的可是我们刚才看过的几处景致?如此神来之笔,愚兄佩服!”崔珅说着,又拿起另一副画细细观赏起来。

“张兄,崔兄,过誉了,闲来之时画上几笔,不登大雅之堂,几位若是喜欢,尽管拿去便是,只是萧灼虽能画出这些景色,却胸无点墨,还望各位仁兄能为这些画题诗定意,也不枉今日我等相识一场。”萧灼随即做出请的手势,然后抱着瓷坛走向了院内池塘旁边的橫椅坐下。

“萧兄如此画作居然让我等题词,如此美意,我等若是推辞,岂不是有负萧兄美意。”叶笙说到这里,连忙面向还在观赏画的几位公子道:“诸位,今日难得萧兄不嫌弃,我等就为萧兄所作之画锦上添花可好?”

“好!”

其余之人见萧灼同意,又有人提议,也就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灵感,纷纷提笔写词题诗,只有萧灼一直在盯着瓷坛内的金尾鲤鱼观看,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那就是金尾鲤鱼每次轻轻露头,随即下水,就有四五个泡泡浮出水面,好像还乐此不疲。

“萧公子,时辰也差不多了,我等还要去为燕兄道贺,就不在此打扰了!”叶笙来到萧灼面前,再开口却是要离开。

“哦?”

萧灼这才反映过来,看了看时辰尚早,几位公子刚作完诗却执意要离开,再看看各位公子神情,才明白想必是因为自己太专注“癞蛤蟆”,而忽视了他们,导致他们心有不快,而且其他公子都在向他施礼告辞,他也就不再挽留。

“我送诸位,请!”萧灼环顾左右,找了个青石台把瓷坛放下,这才带着众公子离开。

院落里又恢复了平静,只留下淡淡墨香飘散在空气中,只是在这静谧中,青瓷坛坛盖无声飘起,随后一袭金黄色的倩影突然出现在瓷坛旁,明眉皓目,长发及腰,纤纤素手接过坛盖,又慢慢放回原处,目光则不住的打量着周围环境。

“差点儿闷死我!”锦若感慨了一句,她想想自己今天的经历,还真是够戏剧的。

今天本是大公主明心的生辰,她苦思的一件礼物就差一种材料了,正要去找爱晒太阳的老龟问问,不曾想还没上岸就被人一网抄出了水面,顾念着天庭不得在人前化形的禁令,她只好慢慢等待机会脱身。可是事与愿违,她被抓上岸后,随着同类又是翻滚,又是撞击,纵然她是灵体,也忍不住一阵眩晕昏了过去。等她再次醒来时,已身在燕家厨房,到处弥漫的菜香、油香,让她瞬间意识到了自己正处于何种境地。不过好在杀鱼的厨子还有些眼光,看到她一身金色与众不同,便叫来了老管家,没能让她做出宁可违反天条也要脱身的行为。

锦若观察了一下四周,又抬头看看天空,基本日当正午,这下她真的连东西南北都搞不清楚了。虽然脚下就有个池塘,不过以她的眼光,一看就知道是死水,没有多少洋流气息,跳进去依旧无从分辨方向,只能继续等太阳偏西了。

“就是知道方向又能怎么样?东山湖在哪儿我还是不知道啊!”想到这儿,锦若一阵儿头疼,忍不住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。

自从昏厥后,从东山湖被带到燕府的路,她一点儿都不记得了,就连从燕府厨房到这座院落的路,她都是在瓷坛里度过的,别说回东山湖,就是找到燕府厨房,现在都是难为她。有了这种想法,锦若不禁开始羡慕羽族和脚族这些生物。

世间生灵在正常情况下,修炼三百年便可得道化形成人成为灵族。只是受本体种族限制,脚族和水族要再修炼一段时间,才能有御空能力,而羽族则是化形成人时,天生就有御空能力。但脚族化形成人后虽然也不能飞,却对方向最为敏感,迷路基本是不存在的。而她们水族,化形后不能飞不说,脱离了水还能分清东西南北的,恐怕没多少!

“你要去东山湖吗?”就在这时,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锦若的身后响起。锦若转身一看,原来池塘岸边正趴着一只乌龟,不过她不明白的是,这乌龟都没能化形,怎么会有这么苍老是声音?龟甲类活个千八百岁是没什么问题,但是这只?龟甲纹路明显不对啊!

难道这家伙修炼的晚?还是?

“是啊!您知道东山湖在哪儿吗?”虽然对方可能是在自己面前充大,但为了能顺利回家,锦若还是决定先顺着他。

“啊!姑奶奶!我错了!您老人家饶了我吧!”乌龟这时拼命的用前肢敲着地面,像是叩头般哀求着锦若,声音也变得像个孩子。

本来它以为锦若是燕家的什么亲戚,听到锦若说话就用水族的语言,自说自话的接了一句,这种事他以前也经常做的。哪成想锦若走过来又问了一句,它瞬间明白锦若身份的不同,尤其是锦若靠近后,身上还带有那股令它朝思暮念的洋流气息,吓得它连忙变回了本声求饶。

“我就说嘛!你都还没化形,还在我这儿充大尾巴狼,说吧!东山湖在哪边?”锦若倒是不打算难为它,毕竟她又没吃什么亏。

“东山湖?”乌龟拧头想了想,“我也记不清楚了,我以前也是从东山湖来的,现在还真记不住了!”

“你找抽是吧?”锦若说完,举起手就要打它,却又听见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连忙退回瓷坛边上,“等会儿再收拾你!”说完打开瓷坛盖儿,人也跟着消失不见,只剩下乌龟,慢慢的爬回岸边,跌落池塘。

随着乌龟的落水声,燕家家主燕清远和萧灼也走了进来,两人快步走向瓷坛,燕清远连忙打开坛盖儿,看着瓷坛里游动的金尾鲤鱼,内心无比高兴。

“灼儿,你看这金鲤该如何处置?今日先有你表兄荣登及第,后有这金鲤报喜,虽然是报喜,总不能真杀了吧!”燕清远说出了心里所想,金鲤自古少有,有记载的处置方法更是无从查阅,总不能真杀了让燕彰吃了吧!而萧灼自幼对奇闻怪事感兴趣,在这方面知道的恐怕不比自己少。

哗啦一声!瓷坛里的金鲤适时的送给燕清远一尾清水,吓得燕清远连忙向后退了几步。

“灼儿你看!这金鲤果然通灵,不能杀!”燕清远指着瓷坛催促着萧灼。

“姑父放心,这金鲤确实不能杀,世间生灵异于同类者,皆为天恩地养所致,杀害之人必定没什么好下场!这金鲤既然是奔着燕家而来,那我们就先收着,等它该走的时候,自然会走的。所以姑父,我看就把它养在后花园好了,这样它的灵气也能泽披整个燕家。”萧灼说完,看了看燕清远,请他决断。

燕家后花园建有假山水池,水池又蔓延到各个院落,不通府外,这金鲤无论游到了哪儿,都出不了燕府,上天恩泽自然也就流不到别家院子。萧灼这建议,燕清远也觉得很是可行,也就让萧灼把金鲤放进了面前的荷花池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