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读小说网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朝湖剑歌 > 传闻中的九公子 第一章 盘阳三绝

朝湖剑歌 传闻中的九公子 第一章 盘阳三绝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听书 - 朝湖剑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晋朝国都,名为盘阳。

话说盘阳城有三绝。

一是醉仙居内一壶仙人醉,醉后可俯览山河,坊间流传如“潘江陆海”那等当今文坛风流之辈,也需饮一壶仙人醉,方能豪情执笔。

二是怜香阁中笑卧美人膝,闻香识佳人,仿佛世间最美不过怜香阁中四月天。

三是晋王陈家九公子,不屑皇子做公子,皇室称其为顽劣无知,民间道其乃真性情也。

“小二,再来一壶仙人醉!”陈玉知翘着二郎腿,靠坐于醉仙居窗边,一副天塌下来与老子无关的悠闲模样儿。

“来了您那。”小二谄声喝道。

出了名圆滑的小二,端着一壶仙人醉,来到陈玉知身旁,九皇子,酒来了您那。

陈玉知眉间悠然神情忽暗,一抬眼,满是冷峻之色。

这醉仙居的店小二可不是谁都能当的,要在达官贵人与江湖莽夫中间游走自如,靠的是那眼力见儿。

小二又是高喝一声:“盘阳小酒仙,九公子在此,可有壮士敢与其一较高低否!”

陈玉知闻后,神色缓和,从小二手中夺过那翠绿陶瓷酒壶,狠狠灌了一口,“这仙人醉真是越喝越没个味了,不得劲。”

小二谄笑道:“哪能呀,是九公子您的酒量更甚以往。”

说完他便擦着额头冷汗,心中不由感叹,好险好险,这九皇子自称九公子,若是被人叫了皇子,那就是驳了自己的脸面,想当初这醉仙居的桌椅酒壶可没少被这位“公子”折腾。

晋王陈炎于十五年前覆灭西蜀、东吴百万雄师,统一中原大陆,建立晋朝,此间十年励精图治,百姓民生逐渐恢复往昔繁荣之貌,可还有谁记得那被深埋地下的皑皑白骨。

皇族男丁兴旺,晋王更有九子,可这九皇子陈玉知,偏偏不愿做皇子,平日里以九公子自称,混迹于国都盘阳市井,可人家虽自称“九公子”,但毕竟还是根正苗红的皇子殿下,岂是普通百姓可以招惹的,久而久之,这九公子便成了盘阳三绝之一。

陈玉知咕嘟咕嘟又灌下一壶仙人醉后,打了个饱嗝,脸色已是有些微红。

乌黑长发配上那双丹凤眼,此乃女相,可这喝酒的豪气,在这偌大都城内,也找不出几人能与之匹敌。

“公子,该是去阳明学府的时辰了。”从醉仙居外匆匆走进来一位姑娘,青色布衣虽不显华贵,但干净,衣服如是,人如是。

陈玉知晃晃悠悠起身,大袖一挥,抚了抚腰间佩刀,以少有的温和语气道:“青萝,备车。”

此等模样,若是一些良家妇孺见了,定会脸红心跳,道一声芳华本该如此。

陈玉知才出醉仙居便遇了老熟人,一身褴褛衣衫的孙乞丐。

“嘿,九公子,这喝多了去学府,可别又闹出什么笑话来,毕竟咱是朋友,可别惹的我老乞丐脸面无光了去。”

陈玉知哈哈大笑,“等小爷拔了那太傅的胡须,便回来再与你大醉一场,小二,一壶好酒几叠小菜,招呼好我的朋友。”

孙乞丐来到之前陈玉知的座位坐下,心中若有所思,看着渐渐远去的陈玉知,眼中深邃,像是能看穿这个顽劣公子的内心一般。

小二见正主走远,便打趣道:“你这老乞丐,攀龙附凤倒是有能耐,佩服佩服。”

老乞丐没有理会他,学着陈玉知那般,翘着二郎腿,自饮自酌起来,透过窗户,看着天空喃喃:“要变天咯,恩,好酒!”

马车之上,陈玉知卧躺在贴身侍女青萝的膝上,青萝则轻轻为她的主人按摩,时不时打量着陈玉知那让女孩看了都心生妒忌的脸。

“公子,您为何老是与那孙乞丐结伴,青萝甚是不解呢。”她温声细语的问道。

陈玉知睁开双眼,伸手捋一捋青萝的秀发,自嘲一笑,叹言:“我啊,觉得那老孙与我是一类人呢。”

“公子,奴婢不明白。”青萝嘟起小嘴,想不通透。

“他虽称自己是乞丐,我却从未见他乞讨过,庙堂内满嘴仁义,自诩高洁之人,我却也从未见他们屈身于野,为国为民。”

“所谓高低贵贱,不过是山鸟与鱼不同路而已。”

青萝笑着打趣陈玉知,奴婢才疏学浅,还是想不通透,可是公子的学识,我看比那阳明学府的向太傅还要高出一筹呢。

“聒噪。”陈玉知低唤一声,装作生气皱了皱眉。

青萝吐了吐舌头,俏皮地说:“公子皱眉还是这般好看。”

陈玉知面无表情,闭目养神。

青萝不知世事,只知公子开心便是她心中的头等大事。

马车绕过了南城太师府邸,直至阳明学府大门。

陈玉知每次走过这里,都会看一看那学府中门上的匾额,匾上之书为“文魁”二字,乃是出自书圣王澜之,所谓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,陈玉知每次都能从中感悟到一丝真意,似是剑意,似是刀意,揣测不清,看久了还会觉得疲倦。

他揉了揉太阳穴,走进了学府。

阳明学府设有六堂,分上三堂和下三堂,上三堂有阳明七律,以琴、棋、书、画、诗、酒、茶光耀门楣,下三堂亦是有王孙子弟,目空一切横行于市野。

携着酒劲,陈玉知迷迷糊糊到了讲堂,此时向太傅早已开堂,见他一身酒气而来,顿时吹胡子瞪眼,气的两撇胡须上了天,哪还有读书人的模样儿。

堂中众人皆是憋笑不语,可不敢得罪这位出了名的纨绔皇子。

“哟,我看九皇子今儿个又是喝了个尽兴吧,真不愧为盘阳三绝之一啊,哈哈。”

太师之子闻肖冉当众大放厥词,隐有挑衅九皇子的态势。

还不忘煽风点火,跟那自称与当今书圣师出同门的向太傅说道:“此等酒气满身之人,坐于堂中乃是阳明之耻,实属师表之过,有愧于圣贤也。”

而这读书人,多爱钻那牛角尖,一进去就是无底洞,出也出不来。

向太傅额头青筋暴起,拿着戒尺便走向陈玉知,什么皇子庶子统统置之脑后。

闻肖冉低头暗自得意,心中窃喜,陈玉知,我看你能嚣张到几时。

一旁西府大将军之女李沐梁,对闻肖冉道了句卑鄙小人。

向太傅年过半百,又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,怎能是年轻人的对手,再言之,晋朝尚武,大多孩童自幼习之,天赋差的,苦练至弱冠,也可有些身手。

陈玉知酒劲还没过,见太傅气势汹汹朝自己冲来,本能反应一下将太傅按在了地上,任凭他如何反抗,依旧是不得动弹。

所谓无巧不成书,陈玉知忽的想起了先前与乞丐老孙打趣时不作数的约定,魔爪慢慢伸向了太傅的花白胡须。

“你要干什么,陈玉知!”向太傅惊恐地喊道,已经忘记了挣扎。

“快住手,陈玉知!”李沐梁想起身阻止,却为时已晚。

学堂一片死寂,个个瞪大了眼睛,看着作案人手中握着两缕花白,携着腰间弯刀,扬长而去。

那一日,阳明学府众人见到了平日里谦卑文雅的向太傅,骂了娘。

陈玉知出了学府大门后,直奔醉仙居。

孙乞丐看着仅剩的最后一杯仙人醉,以极其隐晦的手法,掐指算着什么,又看了眼那香气四溢的杯中酒,一饮而尽,而后以平日里少有的豪气模样对小二喊道:“满上!”

一只大手拍桌,一缕花白入眼。

“怎么样,服是不服。”

陈玉知在老乞丐身边坐下,眯着眼仔细打量着他的反应。

“胡须拔了还会再长出来,可这不韪之事做了便就是做了,九公子心中既已有答案,又何必再与老乞丐我确认呢。”

老乞丐摆出一副高深莫测之姿,颇为滑稽。

陈玉知拿起那刚刚才满上的仙人醉,牛饮水般又让它见了底。

“你这老头儿,实在是无趣。”

老乞丐全然不顾,注意力都在那壶酒上,“公子,你慢些喝,慢些喝。”

若不是碍于颜面,真想大喊一句,给老乞丐我留一口!

酒过三巡,这忘年交打开了话匣子,那便是无话不谈了,从城东的张寡妇到怜香阁的老鸨,这盘阳城内,还没有他孙乞丐不知道的事儿。

“九公子,有朝一日,你若发现天下再无栖身之所,当如何?”老乞丐借着酒劲问道。

陈玉知早已醉倒在了桌上,含糊不清地说道:“那又如何,你这乞丐模样不也洒脱的很。”

老乞丐闻言一笑,在桌上留下了一本无名书籍,拂袖而去。

自此盘阳市井再无孙乞丐的身影。

深夜,皇宫御书房,陪伴晋王戎马一生的老宦官说道:“陛下,九皇子今儿个拔了那向太傅的胡须,着实是失了皇家的颜面。”

晋王没有理会他,继续翻阅着手中奏折。

老宦官见状在一旁不语。

晋王突然问道:“曹宣兵,九位皇子都是你看着长大的,谁能堪当大任?”

“陛下这可真是折煞老奴了。”这皇家之事,多说多错之理,老宦官拿捏的最是恰到好处。

“恕你无罪,但说无妨。”

老宦官为晋王添了些灯油,说这大皇子年长,心思缜密,最为成熟稳重,五皇子从军已三载有余,在北府军中已有拥护者,而论起帝王之相,九皇子更为合适。

晋王长叹了一口气,“这九儿啊,母亲死的早,他是在怪朕,也罢。”

“九皇子自幼聪慧,断了自己的后路,怕是无心居于庙堂。”老宦官洞悉全局,分析的有理有据。

明日传令下去,禁闭半月,杖罚三十,堵了那群书生的嘴便是。

陈玉知被杖罚三十后禁闭于府中,倒也是乐得清净。小池塘边跌坐看鱼,眉挑烟火过一生,才是他心中向往。

这几日在府中,陈玉知都捧着那本孙乞丐留下的册子,看的津津有味。

此书无名,第一页草草书有几行大字,“练武者,必先修心,欲修心,养气为本。”落笔,铁齿神算,孙王羡。

陈玉知心想,还铁齿神算呢,铁公鸡差不多,一毛不拔,每次喝酒都让老子付钱,真是晦气。

不过想归想,陈玉知也明白,这书看了便是赚了,就算拿来抵酒钱,也是自己赚大了。

陈玉知坐在庭院台阶上,看的废寝忘食,青萝在一旁也不敢打扰,晚间起风了,便拿了件大衣为他披上,“公子,夜深了,可别着了凉。”

他这才缓过神来,看着亭亭玉立的青萝,问道:“青萝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“公子,过了年关,奴婢便有二十了。”

陈玉知回想起当初,从盘阳小柳枝巷将青萝带回府中的场景,转眼已有十年。

“青萝,也是时候替你找一户好人家了。”

青萝听他如此一说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滴。

“公子,您是不是不要青萝了。”

陈玉知近来最见不得两件事,一是女子落泪,二是侍女青萝受罪。

这两件事一起发生,如是九公子这般不羁之人,也十分头疼。

青萝带着哭腔倔强地说道:“自打公子带奴婢入府,奴婢这辈子便认定是公子的人了,哪儿也不去。”

陈玉知起身,轻轻抚去青萝脸上的小雨滴,“再哭就成花脸猫了,我可不喜欢小动物。”

青萝一听,更是止不住了,一头扎进陈玉知怀中,哭了个稀里哗啦。

“得了,得了,公子我给你赔不是了成不,这辈子都不让你离开了,小祖宗。”陈玉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柔声安慰。

这哭啊,也是件很耗费体力的事,她哭着哭着,便在陈玉知怀中睡着了。

陈玉知见状苦笑,叹了句伤情最是晚凉天,将青萝轻轻抱起,送回了自己的床榻之上。

明月倒悬,陈玉知回到庭院拔出腰间弯刀,欲与这弯月一较高低。

弯刀名为“双股”,乃是陈玉知出生时晋王所赐,出自前西蜀第一锻造大师齐匠心之手,江湖秘闻双股弯刀分有雌雄两把,历代宿主都有解不开的姻缘,但不知真伪。

陈玉知握紧弯刀,在月光映衬下,一连向前斩出九轮弧月,凡遇风而摆的落叶,飘过其周身,都是被断成两半。

默然收刀归鞘,将外放之气敛回体内,一气呵成。都说九公子顽劣无知,小小年纪便有这等身手,若是告诉旁人,怕都是不会相信。

孙王羡书中所记载,武学境界从一品至九品,前三品在寻常高手眼中,如同闹着玩的把式,终究是在炼体而已。

若有小成,便如同陈玉知方才那般,可入微,分断落叶。

深夜,怜香阁内。

“双儿、单儿,参见舵主。”

“不必多礼,本次任务乃刺杀晋王,九皇子陈玉知是阁中常客,先找机会接近他。”

那妖艳老鸨,一改平日里的妩媚模样,话语冰冷,不夹杂任何感情。

陈玉知躺在青萝身边,嗅着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味,用手撑着头,盯着熟睡的青萝,心猿意马。

又想起了某日,孙王羡酒后所言,这男娃子在中三品聚气前,若是破了身,那便再无缘晋升九品之后的三大境界了。

陈玉知是个有野心的人,虽对庙堂无心,但对江湖甚是有意。

谁不想成为那天下十大,谁不想牵着红颜仗剑行走天涯。

他会心一笑,翻身席地而坐,养起气来。

上一章章节列表 添加书签下一章
书签分为:临时书签 和 永久书签,登陆会员即可永久保存书签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